在中央大街的尽头能够直通松花江和防洪纪念塔
作者:admin / 浏览量: / 发布日期:2019-07-12 06:19
在中央大街的尽头能够直通松花江和防洪纪念塔

红眼航班实在是让人吃不消,没有廊桥可走,从飞机上下来到摆渡车,倒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北国给我的寒冷。只有一个字“冷”的感觉,呼啸的北风无时无刻不在刷新前二十年我对“冷”这个字的认知。彻骨的,不眠不休的夜晚与来自西伯利亚的凛冽北风,就形成了我对哈尔滨的初印象。众所周知,这个印象在南方人心中实在算不上好。
  航站楼内与楼外也是两个极端,第一次在机场见到更衣室的兴奋很快被室外猝不及防的冷气所浇灭。好在赶快上了车,也就没有那么难受。哈尔滨的风可是会割脸的。每次来哈尔滨都是夜晚的班机,最先迎接我的永远是冷与无尽的夜晚。
  航站楼内却是温暖的一个极端,2018年无数次往返杭州与哈尔滨,人是一种极易产生惯性的生物。航站楼内的这条路走过多次,摆渡车也坐过多次,班机也还是这一班,人生是多会与琐碎日常联系起来,并产生相依相偎的感情来。
  如果想要看星星,建议选择夜晚的班机。坐飞机上靠窗口的位置就能有此福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雾霾的关系,从飞机上往下看,就算是凌晨稀微的灯光也被晕染得金碧辉煌。有了星星,夜才滚烫。
  刚出门便被大羽绒给紧紧包住,倒是也不觉得寒冷。暖气对我来说不太适应,睡前喝的一大杯水在一晚上就能全部消失殆尽,早上起来甚至还口干舌燥,这种感觉就像是身体从内而外都在叫嚣着蒸发一样。此时才真切感应到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的真谛。
  我记得初到漠河的时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雪对这片大地是最为慷慨的。坐着夕发朝至的火车晃悠悠地经过一夜的颠簸终于来到北极之乡。漠河也只是一个小县城而已,但却为了每日的一班飞机而修建了机场。火车站的广场有着专属于北方的豪迈,阳光直直地冲过来恍惚间让人有点睁不开眼。地上撒着些干燥的雪。漠河离北极村有着一个小时的车程。
  在旅游巴士上享受着沐浴阳光的美好,在最北邮局下了车。在找到民宿之后便包了辆车想着在村子里奔赴一场盛大的雪宴。这里似乎永远与北相捆绑,下午的时候太阳出来了会,但是天却黑得极早,在忙着啃完一大串冻冰糖蓝莓之后也终于想着出门找找北。包了辆车在村子里转,三点多就已然是夕阳余晖,白昼在冬季的漠河只是勉强出来露个脸而已。我这个人是极其喜欢稀罕东西的,雪对我来说就是,所以我由其喜爱。厚厚的雪下潜伏着厚厚的冰,车子在乌苏里浅滩上驰骋,冰上奔驰,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刺激。
  第二天是包了车去北红村,稀稀拉拉的景点倒是印象不深刻,印象最深的便是在国界线河上与阳光赛跑。腊月的清晨,阳光不太刺眼,目视也能找到舒服的姿态。或许还是未到旺季的缘故,路上零零散散的人,大家尽情享受在当地人眼中是习以为常的事物,细碎的飞雪、庄严国界线、极短的白昼、泼水成冰……
  因为恋人的缘故在去年频繁往返杭州——哈尔滨,哈市的大多时候都被我仔细看了个透。比如满城的丁香、还是初春的五月、蔚蓝的天空以及宽阔的马路还有浓墨重彩的夜市摊。晚饭时的烧烤摊最是人挤人,明明是凉爽的初夏也还是被公车上挤得出了一脑门的汗。框框当当地下车,感受最能代表哈尔滨的烟火气。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烟火气。这里的烧烤更像是撸串而非其他。虽都处于东北,但似乎系出不同门,与在长白山下吃过的烤肉有很大不同。吉林的烤肉有点偏朝鲜族的烤法,在生肉的时候就加工腌制,烤过之后肉香四溢,连带着调料品的味儿也全部渗入到肉质里。在三亚的时候吃过齐齐哈尔的烤肉,据说是东北最好吃的烤肉发源地。它先前就会端上一大碗干碟蘸料,真是神奇,肉也并不事先腌制,光凭一叠干蘸料就能让人咋舌。不得不说,光是烤肉这件事,就能有更多值得去发现。
  中央大街在端午节时通常是水泄不通的。黑龙江人有个奇怪的习俗,端午节那一天要早起用江水洗脸。于是,为了赶早,有心的人们会全家老少在前一天就聚集在松花江边,铺上铺盖,熬过夜晚,等待黎明到来时打江水净面,似乎是洗去了一年的尘埃般,虔诚而又自然。虔诚的是老旧的习俗在如今现代生活中依旧被人们很好地践行遵守着,自然的是这件事就像平常洗菜淘米一般稀松平常。灯火通明的中央大街,人们围坐在江边,只是祈祷着平安喜乐,幸福安康。
  从来没见过的,具有满满人情味的哈尔滨。之前来的次数本就屈指可数,要不就是在户外寒风中瑟瑟发抖,头顶吹雪。要不就是躲在暖和的屋里在北方寒夜里享受四季如春。与人的交流越多,才能越享受其余平常不易得的乐趣,这也是我一直有机会便会选择居住airbnb的原因。
  在中央大街的尽头能够直通松花江和防洪纪念塔。这是一个颇大的广场。冬季最寒冷的一月,可以顺着防洪纪念塔往下一直走到冰面上。看着自己在地图上已显示是在松花江上就感觉好玩。一月的冰应该是最厚的了,北方四季分明,立春了以后冰面便逐渐开始消融,这时任谁都知道是站不住人的,不可再下冰。
  从此返程的时候,坐在松花江边的大坝上,感受着明明已是六月却还是凉风习习的哈尔滨,就像是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走了一般不舍。但是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如此告诉自己。
【绝地求生辅助网】www.858fuz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