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在现实里过着我虚假又快活的生活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 文章热度: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对他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显然他并不明白。不知道是因为出于自己的悲观主义还是只是讨巧,即便是自己也许并不认可某一个观点,也要在写作里将这个观点体现出来。当心情不至于太低落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我觉得他的实用主义是正确的。显然他并不明白。
  我这两天的和两年前一模一样,又回忆起上微积分的时候忽然惊恐发作的那种感觉,什么都不受自己掌控。就是我昨天跟他说,我觉得自己的一部分好像被置换到外界,好像某一个器官空了,又要用很长一段时间慢慢长出来。那个时候,感觉好像自己的顶叶在震颤,丘脑到皮层的回路被抑制,前额叶的控制减弱,但是下丘脑连接的血液系统和肾上腺皮质疯狂运作。就好像,自己不再是自己了,不存在一样的感觉。一旦闻见那种气味,就回到了那一刻:三十块一大瓶的绿色的女用洗发液、洗得干干净净晾在白绳子上的毛巾、青春期女孩后颈若隐若现的劣质香水味——这种绝望的情感。
  特别想,特别想成为其他人,只要不是我。羡慕那样不自知的生活,不自知的想象力,不自知的条理感。嫉妒死我了——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适应的能力。就像是初中的时候阅读我朋友的写作,里面流露出来的忧郁的味道(真的是有气味的,像是雨水和刚切好的黄瓜和新买的鞋子的橡胶的味道),即使是现在也有那样的感觉,又怀念又喜欢。如果我是别的人的话,我也能感受应该感受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好像许多感知混杂在一起,做什么事情都焦虑,焦虑,焦虑。我就是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但是很会抱怨。
  下个礼拜期末考试,赶紧考完,之后可以放一个礼拜的假,也许那样会好一些。寒假被人缠着没有休息过来,这个学期好像是被拖着走似的,没有精力。今天在想,我的压力来自于达不到的目标,总是想什么都学,那是不可能的啊……太没意思了,想吐。有可能过一段时间我室友会发现我在房间里化成人汁,长了一地蛆。烦死了,烦死了,就是得和人聊聊。朋友什么的,知道他们在和我体验一样的事情我就又高兴了,在网上收到消息会很惊恐,生怕又说错了什么话让谁谁谁又不爽,也许就是一个发泄的地方,就是要把自己倒空,所有真诚的一面。继续在现实里过着我虚假又快活的生活,时不时在朋友圈分享个音乐啊照片啊什么的。
  总觉得好像天花板越来越高,人越来越小,事物变成了循环。同样的地板上的反光,同样的雨伞的颜色,同样的台阶和灯。今天唯一一件让我欣慰的事情就是七点二十天还没有黑,好像春天要来了,但是这个城市连冬天都没有,如果气温能回升到二十度以上,我就真的好了。
  (一方面觉得,如果能够和人建立连接,脚踏实地的去解决问题而不是空想,就会开心。一方面又知道这种开心是自我麻醉的,在那样的状态里整个人会变得莫名其妙的积极,好像融入了社会,变成了一个有用的快活的人。我倒是挺想要这种感觉,就像是高中在认识的阿姨的公司里实习的时候的安心感,每天挤地铁很开心,回家还可以打游戏。可能真的不会有变化,总有一个时刻会忽然崩溃,然后就不能好起来了。不行,我真的不能接受这样的情况,但是又期盼着它的发生,它的发生就证明了我的正确——这种奇怪的念头。)
  其实并不是真的在乎,单纯是依存——类似的状态。与人之间的交往就是这种感觉,走在路上的那种头脑发热的感觉————要吐了。要吐了。要吐了。今天也一如既往。特别喜欢前两天在小说里写的那句话,“你不也是其中之一吗?”我觉得那天晚上的感觉太他妈对了,这句话把我最近几个月的想法完美总结到一起。吐了。明明现在打着电话,却一句话讲不出来。呃呃呃。习惯就好,反正只要自己是空的,就可以正常的生活下去。
下一篇:在房间里待久了circadian rhythm就变得紊乱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